“学生党”网络就职有偿收集他人银行卡或构罪险过剃头!
发布日期:2019-10-23 17:3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张小虎是广州的在校生,通过网上招聘受雇于王老板,2017年7月中旬开始半个月里, 带领同学、老乡到当地银行办理储蓄卡并将办好的20多张储蓄卡收集后交王老板,收取每张卡30元人民币的“好处费”。这年8月2日,张小虎在越秀区建设六马路好世界广场星巴克咖啡厅二楼时,天一图库每期最早,被警察抓获,从其身上缴获银行储蓄卡4张、U盾4个、电话卡、电子密码器等一批。

  无独有偶,唐大山是重庆一高中的高三学生,通过微信群广告,认识了向老板。二人约定,由唐大山以人民币400元的价格收购银行卡,贩卖给向老板,每张卡赚取100元。这些卡,最后以更高价格被卖给给厦门的黄先生。“兼职”一个多月后,2017年8月29日,唐大山的银行卡被人抢了,他报了警,结果发现自己构成犯罪被警察关起来。

  两个案件,同样构成了妨害信用卡管理罪,但是去到检察院阶段后,因为张小虎、唐大山是在校学生,又分别有其他的从轻情况 最终对二人作不起诉决定。

  审查起诉阶段的决定书,对刑事案件的走向具有阶段性的决定意义,对作出不起诉决定的案件,则被归入广义无罪的范畴。

  上述案例载于越检未刑不诉[2018]5号、渝南检公诉刑不诉[2018]8号《不起诉决定书》。笔者在整理相关不起诉决定书时,发现类似的情况并不少见,比如全国范围内三年来的还包括越检未刑不诉[2018]6号、东二区检诉刑不诉[2018]13号 、鄂川检公诉刑不诉[2018]23号 、沅检公刑不诉[2018]53号、沅检公刑不诉[2018]54号、沅检公刑不诉[2018]56号、攀东检公诉刑不诉[2018]38号、潭县检公诉刑不诉[2018]92号等。

Power by DedeCms